北极圈靠爱发热x

冷逆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x

【雷谱】南燕

#求求你们相信我这真的是雷谱!
#文风诡异脑洞清奇,大概赛8后
#非常崩,你们打死我吧pvp
#最后感谢列表小可爱的帮助,我爱你!!

谱尼的传说传遍了整个宇宙。
几乎所有生灵都知道这位至圣者,这个神话般的人物。
精灵们对他大肆吹捧,在他们口中谱尼就像镀了金一般神圣。
他神圣,他睿智,他冷静沉稳,他高傲避世。
他即是王。
雷霆守护局这个名字也传遍了宇宙。
雷伊所带领的团队已经成为了正义的代名词。
有邪恶不公的地方即会有战神联盟站出来——尽管很中二,但这的确是真的。
他们被世人冠以神的名字,也终于成为了世人的守护神。

圣者与守护者,神话与神。
他们本不应该有什么交集,偏偏命运就是这么神奇。

几番周折终于找回记忆的圣者来到雷霆守护局,称自愿免费做守护局的打手皆陪练——据说是为了报答当初雷伊替他挡住索伦森的恩情。
战神联盟的队长明面上打着官腔说大家都是老友这类小事不必在意,背地里却已经计划好了怎么压榨送上门的劳动力。
于是谱尼就这么暂时住进了守护局。

战神联盟本身战力就高,如今还多了一个圣者谱尼,一时间吓得想搞些事件的恐怖分子都安分不少。就算还是有人不长眼往枪口上撞也会被收拾得服服帖帖。
社会治安解决了,一帮人巡逻完也就无事可做,全都窝回局里读书写字种些花花草草陶冶情操,或是找谱尼指导格斗技巧求虐。
谱尼被捧为宇宙第一也是有相应实力的,对战时永远冷静沉稳不慌不忙,要打就打绝不多说,颇有王者风范。
这仅仅是在战斗时。

传说之所以是传说,就是因为他从未将自己的真实面目暴露在大众眼前。
而当终于有一天有人见到了传说的真面目,他恐怕会对“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”有更深的理解。
在谱尼暂居守护局的日子里,想来战神联盟已经明白了这些话的含义。
真实的谱尼可以说是接地气极了,贪吃贪玩贪睡。
得,整个一大龄儿童。
神圣不可攀?沉稳严肃?
假的,都是假的。

事实证明传说大多是假的,但并不全都是假的。
至少圣者见多识广这一条是真的。
一次巡逻后几个人都窝进沙发,卡修斯顺手开了电视。
正好是个讲各地风土文化的节目,一旁嚼薯片的圣者抬眼瞅瞅说某某节日是另一个星球传过去的。
盖亚不信问你怎么知道?
谱尼捞过一盒酸奶说我去过那儿。
于是守护局巡逻完的娱乐项目多了一个听前辈讲故事。

后来谱尼说起地球,说地球上有一种名作“燕子”的生物。
他说地球温度每天都会变,这种鸟儿一生都在南北奔波,只为寻找一个温暖的地方。
卡修斯不解地问它们为什么不找一个一直温暖的地方生活?
圣者一下子愣在那里,两分钟后鼓鼓腮说我也不知道。

谱尼不知道的时候也蛮少,下一刻他就遭到了卡修斯的嘲讽:“哈哈哈说好的无所不知也是骗人的!”
气鼓鼓的圣者捋袖子就想把不知死活的毛孩子揍一顿,最后被雷伊以不能以大欺小的理由拦住了。
看来圣者和战神联盟相处的很融洽嘛。

巡逻切磋聊天,一天又一天被这样消磨了过去,大家都相处得很好。
好到谱尼几乎忘记了他只是来“报恩”的。
忘记了他只是暂住。
向来独来独往的圣者已经习惯了与同伴配合出击。
在世人眼里遥远缥缈的神话也快成了守护一方水土的英雄。
可惜神话永远只是神话。

有一天谱尼躺进沙发时几乎立刻弹了起来,后背突然感到了灼热。
他小心地摸摸靠枕,并没有那么高的热度。
他又反手摁住背上的图腾,下一刻就立即松了手——
太烫了。
他突然想到他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舒展翅羽了。

谱尼是宇宙的孩子。
在他从虚无化形,被赋予“圣灵系精灵谱尼”的身份时他的命运就已注定。
他本就应该在浩瀚星空中游历追逐而非滞留。
这是他的天命。
他在赫尔卡星停留了太久。
天命在催促他了。
谱尼想他似乎明白了那些地球的鸟儿。

燕子无法摆脱南往北归的命运,圣者也不可能离开属于他的天空。
他终究是神话而非神,哪怕都被凡人镀了金光。
他终究无法守着一个地方一个人到永远。

他得走了。
这一点毋庸置疑,在弄清楚灼热的来源后谱尼就想好了离开。
可他该不该立刻就走?
照谱尼以往的性子,他一旦想好了就会去做,可这一次他犹疑了。
最后他瘫倒在床上,有些烦躁地用枕头蒙了脸。
他想应该要道别的吧……可又怎么说呢?
唔,熟人就是不好开口。
但到底圣者还是想好了。
事情越拖就越麻烦,不如快点解决。
他想就明天道别吧,说辞什么的随机应变好了。
打定主意后谱尼躺进了被窝,碍于后背的热度却怎么也无法入睡。
圣者坐起来抓抓头发,他总觉得他再躺下去这床都得被烤成灰。
谱尼叹口气跳下床躺在了金属地板上。
一夜无梦。

第二天早上谱尼醒得挺早,大抵是因为实在太热。
他抬眼瞅瞅床头柜上的闹钟,站了起来。
在起身前谱尼顺手摸了摸地板。
凉的。
告别选在午饭时。
谱尼照例第一个撂了碗筷。
但这次他没有首先窝进沙发消化,端端正正地坐在桌前。
难得的严肃。
这种情况下哪怕再神经大条也会感觉不对。
待所有人都停了动作,圣者终于以与他年龄相符的沉稳姿态说了离开。
“新的修行要开始了。”

空气是彻底安静了。
战神联盟没有说话,圣者也没有说话。
雷伊张开嘴却什么都没说,最后打破沉默的却是一直寡言的夜魔之神。
“那你先收拾行李,等会儿我们送你吧。”
谱尼点头说好。
心想我有什么行李可收拾的呢。

他进屋看了一圈,实在找不到什么需要带走的,索性站到窗边看赫尔卡星的天空。
不管什么地方,云总是最耐看的。
没有起风,云移动得很慢,随意地散在空中。
待会儿就要穿过它们了。
谱尼感觉到有一只手碰了碰他的背——准确的说是背上的花纹。
那只手覆上来时瑟缩了一下,冰凉尖锐的指套轻微划过,有些痒。
是雷伊。
那只手顿了顿,重新盖了上去,他听到雷伊叹道好烫啊。
谱尼突然就笑了。
收拾好了,他转身冲雷神眯眼笑着。
雷神笑笑点头说我们送送你。

没人问谱尼会不会回来,也都没有不舍。
圣者笑着挥手,大步向外面走去。
走了两步他又倒回来和战神联盟挨个儿击掌。
轮到雷伊时他伸出手向雷神扬了扬下巴。
啪。
手掌相碰后他们又握在了一起,谱尼紧了紧手指,轻吸了一口气。
接着他先松了手,说我可不给你们免费打工了。
金羽须翅伸展开,将圣者带上了天空。
灼热的温度从翅根传递到羽梢,在他腾空的那一刻又消散了。

游历是圣者的修行,守护是雷神的责任。
他们能互相理解却无法互相迁就。

圣者没有再回头。
雷伊和其余四人都望着那道金色的影子消失在天际。
似乎过了很久雷伊听见有人说还是雷神之翼更好看。
他笑了笑转身下令开始巡逻。

传说依旧是传说,守护神依旧是守护神。
战神联盟还是满宇宙奔波除恶扬善。
关于圣者越来越玄乎的的描述还是在宇宙各处疯传。
偶尔卡修斯会指着某本杂志上《xxx星惊现金翅怪物》的标题大笑,随即敲敲队长的桌子问雷伊怎么想。
雷伊笑笑。
于是卡修斯又问雷伊想不想那个洋葱怪。
雷伊还是笑而不答。
大地之神不死心问谱尼还会不会来。
雷神笑着叹气,收了卡修斯的杂志催他去休息。
卡修斯吐吐舌摇着尾巴往房间走,一边的缪斯忍不住又问了一样的问题。
雷伊眯眼望了望窗外,说当然会。
他翻翻桌上摊开的书,点着一行字。
“你知道南燕吗?”